首页 > 新闻 >

阮次山:中国设识别区未提前支会他国 被美国抓

2018-10-05 19:56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目前中韩两国互相不承认对方防空识别区,但是中国民航飞机如果飞跃韩国防空识别区,会提前按照一些通知它,但是军用飞机互相现在之间没有报备的这种方式,那么会产生一些比较激烈后果吗?

阮次山:我们刚才讲了防空识别区是美国在二战、冷战以后所设的,没有国际法的基础,什么叫飞航特别区呢?对它执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美国飞航识别区你经过它空防识别区的时候,你不需要去支会它,因为为什么呢?这不是领空,所以如果你侵入它了,你经过它的防空识别区到它的领空,它就打你了,因为你侵入了。如果你没有经过侵入它领空意思的话,它任你走,美国说这个是飞行的地区,不一样,都不一样,是你经过的防空识别区,你要告诉我,要提交你的飞行计划。

因为我们过去讲了,这个是一个预警区,那美国为什么它那么宽宏度量说你经过我的防空识别区,你不要通知我,因为它常常侵入人家的,你看美国为什么跟我们有争执,2001跟我们有撞击事件,我们一天到晚说你这个。它就是如果它要求人家你经过我的空防识别区,你要跟我报备。那好,你经过我中国、经过其它国家的空防识别区,你要不要跟人家报备呢?所以它不要,所以它就保留这种借口,它从阿拉斯加起飞的这些军机常常是经过我们这里,我一向的做法都是你来,我也可以来,这是美国的一个策略。其他的国家它不来,所以你进入它你就要先跟它讲。

那就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民航机,一部分是军机。那么根据1982年的海洋国际法,民航机、船只都有无害航行权,无害航行权它不会要跟海岸国的报备。可是如果是军机的话,你不能说你无害海行,军舰你也不能说你无害航行,你照国际法的理论,你要跟海岸国来报备,报备什么意思,现在的规矩都是他们半个钟头以前或者一个钟头以前,你要把你的飞行计划,你的目的地在哪里,你有没有意图到我的领空来,这是它领空周外的一个地方,你有没有意图到我领空来。好了,如果你没有意图到领空来,第一个就是你的识别,第二个无线电双向的你要开。然后你到了我们国内、到领空本来就应该通报,所以我们的空管人员就可以两个一对,你是哪一架飞机,你本来就应该飞来,就不会有军机升空。我们刚才讲,它跟国际航空组织有什么分别,国际航空组织。

阮次山:那是飞航情报区全都是民航机,不包括军机在内,军机如果你要飞行,飞到人家任何的领空,你都要报备的。然后你军机如果飞到非常情报区,因为这个飞航情报区里面,我这个是往东,哪几家飞机往西,哪几架飞机,你如果不报就撞上人家了。所以在飞航情报区是国际民航组织所设的一个飞航情报区的范围,所以并不是管制这个军机的。那么在这么一种状况底下,本来天下没有什么事,可是我们讲为什么中国现在我们开始要搞,或多或少第一个有点面子的问题,过去我被你美国在冷战时期,后来日本占美国的便宜。

阮次山:对,可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我把放进去,我们的非常情报区把放进去。

阮次山:可是是我们领空了,我现在说我们的领土,所以这是我们的领空,可是那个地方你从一看,的领空,12海里的范围,一升空很少会发生侵入领空的状况,所以这次我们故意把的问题变成我们空军飞机上,这两个小岛一飞两秒钟就过去了,这什么领空,所以在飞航识别区它扩大了270海里,它可以以这个大的范围来作为有一点点宣示上空是我们领空的范围。

阮次山:所以我现在觉得安倍晋三在这个问题看,从昨天的一个记者会,他已经立场了。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不如我们三个国家在这个地方设立一个紧急的通讯机制,还有电话。他说我们如果到了这个里面以后,为了预防擦枪走火我们设立一个机制,它以前不承认的不是吗,那为什么现在成立机制呢?一直到现在为止,韩国跟我们虽然互不承认,可是民航机你通报一下,它还没有完全的清楚,日本可是不同意的,美国要求它的民航机你跟中国报备,说进入了这个地方你要跟中国报备,我军机就不要了。因为这个还是符合我刚才讲的,美国人就想用飞机从我们的沿岸来去做侦查的飞行。可是安倍晋三告诉他们的民航机,你们去跟它报备,现在为什么又软化了?他也知道日本的民航机根本不理它照样报备。

最近从23号以来,11月23号一直跟我们报备的,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日本一看,但我想也有美国的因素,就告诉它这个事情只能化解不能争执。所以在最近虽然我们宣布以来,日本的、它都通过决议案,这个决议案跟美国一样,日本的这两个院跟美国的制度差不多,它的决议案不具有约束力,它的决议案只是表达日本议会的意见说对我们的要求撤回,它不承认,这个是你日本议会的这个,我们不予理会,你叫我们,我们也不予理会。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也许得考虑,由中国挑头考虑。好,你有空防识别区,我也有,既然有重叠的地方,我们跟日本有重叠的地方,韩国跟我们之间有苏岩礁,它的鲤鱼岛重叠的地方,我们设一个沟通的机制。因为你进来就不算你侵入我的领空,那我就建立一个沟通机制,那都几分钟的时间,尤其现代的喷射机几分钟的时间。好,我们成立一个协调小组,我有协调小组,如果进入这个区域你的飞机有轻举妄动,或者是其他的国家的飞机经过这个地方有轻举妄动,要经过我们三方面用它所谓的紧急9200兆赫的频道,要经过我们三方面共同的来协商,共同处理。

所以我认为在此时此刻我们不要造成一个现象,这个现象就是为什么韩国它能够跟其他的国家先商量,这个其实不是矮化自己,这是一种国际。上次我们也讲过这个空防识别区它没有国际法的,没有国际法的约束,没有国际法的,可是它有国际惯例,国际的惯例。在国际大家采取这个这种做法的时候,你支会我,我支会我或是事先商量。如果不是事先商量的话,美国这次就抓了我们的小辫子,说你单方面的做,我不知道我们事先有没有跟它讲,讲什么呢?这个地方我要划一个空防识别区了,你如果经过这里的话,北纬几度,东经几度全部跟你讲好了,然后要支会对方,支会相关的海岸其他的国家,让人家如果你几月几号来之前,大家知道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已经在这里了,那我的飞机,民航机该怎么着、怎么着,军机我要跟你报备或者是我跟你谈判军机我不应该跟你报备,这都可以谈的。所以我觉得这次我们既然事先没有通知人家,被人家抓住小辫子,这个小辫子未必是有伤大雅,可是至少人家认为你中国是在国际法的范围、在国际惯例的范围里面,你遵守相当程度的游戏规则,就跟韩国这次一样。

阮次山:就是欠缺了一点,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要先自己,尤其我们,我们是不是要理清楚防空识别区不是领空,你不要以为有了防空识别区以后,你到这里我打你,不可能的。

梁茵:对,有人确实现在是这样以为,以为别的国家飞机只要飞在这儿没有提前报备,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就会打下来。

阮次山:对,其实我讲了各有各的不同,最通常的做法是你进来了以后,请问所谓何来,你要去哪里?它如果不回来,我们军机就上去了,上去你也不能打它,它没有进入你的领空,上去你是跟它,我们说是拦截,其实是跟它,你离开我们的空防识别区,实际上大部分都是离开了空防识别区,你可能进入我们的领空的范围了,你走人。人家在空防识别区里面,你是不能动手动脚的,这点我们要清楚,要不然我看我们这两天各种的。

梁茵:其实就有点像我们去别人家,没有进到别人里面,其实是在门外面的时候,他是不是要来敲门,是不是要进来,你要问一句。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