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温州特斯拉事故车主卖房维持生计

2021-03-14 15:46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我现在卖房维持生活,以后可能也无法再工作,可至今没有等来特斯拉方的一个道歉!”

44岁的陈先生是温州人,从事设计行业,驾龄十多年了。2020年3月,他花32.8万元买了一辆国产的特斯拉Model3。

2020年8月12日傍晚,他原本计划下班后去接在附近上培训班的女儿,因为车子要充电,担心来不及,他就让老婆带着孩子先打车回去。

晚上10点多,充完电,陈先生开车回到了小区,因为小区道路狭窄,就缓慢开着车寻找车位。

“在离停车场100米左右的距离,车子突然失控加速,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踩刹车,可刹车并没有起作用,继续加速往前冲了过去,直到撞了十几辆车才停下来。”陈先生说,当时唯一庆幸的是走在路上的两个路人躲过去了。

陈先生说,这起事故导致他大肠被截30厘米,腰骨碎裂,只能说勉强地活了下来,如今走几步都气喘吁吁,“以前我月收入四五万元,是家里顶梁柱,现在家庭没了收入,每个月房贷三四万元,老婆又要照顾我和6岁的孩子,只能卖房维持生计了,而以后,我也可能无法再工作。”

事故发生3个月后,为了尽快走保险赔偿流程,还没完全康复的陈先生被家人抬进了交警队。

“特斯拉说他们没责任,但当时车子失控加速肯定是真的。”陈先生说,按道理,这起事故如何发生特斯拉应该很清楚,一是后台有实时的数据;二是有黑匣子,只要发生事故这个黑匣子就会有记载,“但遗憾的是这些数据国内的检测机构无法读取。”

记者从温州市交警局获悉,这起事故当时的处理结果是:特斯拉车主负事故全责。

据了解,事故发生时,特斯拉撞击时速高达120公里,而陈先生并未酒驾和毒驾。

陈先生说,事发后十几天,特斯拉的销售在舆论的压力下来医院看过他一次,也仅仅是看一下,没有任何表态,出院后他也去找过当地销售要说法和赔偿,但得到的答复是没有赔偿。

陈先生说,他其实并不是要特斯拉赔多少钱,只是要一个态度,无论10000元还是1000元,这总是个态度,“可特斯拉坚称自己没错”。

如今回想当初的事故,陈先生只能找借口安慰自己,一是自己还活着,二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晚女儿、老婆不在车上。

去年这起温州事故近期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为避免大家的误解,在此说明一下事件情况。

事故发生后,根据车辆数据显示,该车在碰撞前9秒,加速踏板持续处于深度踩下状态,直至事故发生。

随后,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与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相继出具,据我们了解,均判定特斯拉在该事故中无责。

目前我们也了解到,车主已获得保险公司的理赔。我们会保持和车主的沟通并尽可能提供帮助。

2020年受疫情影响,汽车行业持续萎靡,但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却是个例外,12月,特斯拉经常在中国市场高端电动汽车月度销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据中国乘用车协会预测,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销量最高可达28万辆。但销量节节攀升背后,特斯拉在国内以及全球,频繁发生事故。

2020年5月21日,杭州萧山一辆特斯拉Model3在地下车库行驶时,与墙体发生严重摩擦碰撞,车主赵女士说,当时车辆失控,突然加速。

6月16日,南昌一辆Model3驶出道路,撞上土堆,十分钟后起火烧毁。车主说车子突然自动提速至127公里/小时,踩刹车无效。

8月9日晚,一辆特斯拉Model3突然冲进上海杨思路上一个加油站,将防撞杆、立柱以及三辆燃油车撞坏。车主也说车辆突然失去控制。

9月5日,四川南充双福街一辆特斯拉撞上多辆车和行人,造成2人死亡6人受伤。交警排除车主酒驾、毒驾。

12月12日,北京海淀区西三环一小区,一辆白色特斯拉ModelS发生撞楼事故。车主自述车辆突然失控,以80公里/小时的速度撞向居民楼。

12月18日,广东深圳一辆特斯拉ModelS突然撞上一辆出租车,又追尾一辆货车。车主自述车辆失控,方向盘打不动并且刹车失灵。

12月30日,杭州一辆特斯拉冲进温德姆酒店大堂,司机说车子失控,只能撞向柱子减速。

相关报道中,这些车主自述车辆失控,刹车失灵,但后来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几乎都是,通过调查后台数据,驾驶员当时踩下加速踏板,并未踩刹车。

对于事故频出的特斯拉,网上意见也十分对立,不少网友认为,造成特斯拉事故的,主要是人为操作不当,也有很多网友认为,是特斯拉自身存在诸多安全隐患。

2002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曾表示,针对特斯拉三款车型可能会发生意外加速的隐患,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据了解,在特斯拉上安装有一个运行监控系统,相当于飞机的“黑匣子”。汽车行驶时,相应数据会记录下来,并传送到后台服务器。想要证明是否自动驾驶,这是最直接的证据。

“我们问特斯拉要过数据,想做1秒内加速又刹车的实验,对方都拒绝了。”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魏勇强律师代理过特斯拉事故的案子。

北京特斯拉事故中另一位代理律师崔律师说,特斯拉也拒绝向他们提供车辆行驶状态数据。现在他们只有两个途径可走,但都困难重重。

二是由法院要求特斯拉提供数据,特斯拉也有义务提供。但特斯拉的生产商在美国,国内只是销售商,销售商说他们不掌握任何数据。如果问生产商要,法律程序上非常复杂。

几个律师之间互相有交流。如果说单起案例是“孤证”,那多起案例放在一起就更有说服力。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资讯标签: 卖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