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专访西洛卓玛:不能帮家里干农活觉得对不起爸妈

2021-01-12 18:36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凤凰体育讯(特派记者刘璐莎沈阳报道)时隔16年,西藏再次在全运会上摘金。“太不容易了!”藏族姑娘西洛卓玛在自由式摔跤63kg级决赛战胜对手后,面向看台上的藏族同胞振臂高呼。赛场外,西藏竞体中心主任达娃次仁忙着打电话,将喜讯传递给更多西藏人。

这已经不是西洛卓玛第一次引起西藏体坛的震动。三年前在伊斯坦布尔进行的摔跤世锦赛上,初出茅庐的卓玛便拼掉了所有对手,成为西藏地区和平解放后的第一个竞技体育世界冠军。

在这之前,西藏体校和体工队在选拔摔跤苗子时遭遇窘境,鲜少人问津,卓玛夺冠后,前后有100多位孩子报名该项目,要和卓玛一样成为世界冠军。

如今全运会再次“摔”出金牌,西藏官方将此评价为“高原地区体育事业飞速发展的见证”。而卓玛比赛的画面也如当年的刘翔般,在西藏的电视台反复播放。

西洛卓玛出生在西藏林芝县的一户普通农家,父母靠种小麦和养猪、牛、鸡、羊维生。离开家8年了,思乡情结越来越重,常为跟教练请假回家哭鼻子。虽然已经是世锦赛和全运会双料冠军,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爸妈,“因为(家乡)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都能帮忙种田、喂喂猪鸡,而我什么也帮不上”。

三年前的世锦赛夺冠,国家和地方给了卓玛10多万奖金,但她还是很少买衣服,不打扮,最爱吃的还是炒土豆丝和干锅土豆片,发了工资会给家里寄一部分。

因为各省的重金奖励,全运会被戏称为“钱运会”,但卓玛完全不知道奖金有多少,“一点儿也没想过,也没问过,因为四年一次的机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就想多打一场是一场”。据西藏的一位记者说,自治区可能会奖励20万。

卓玛的左眼睛下边有块明显的淤青,是前几轮比赛时被对手不小心撞的。她的两侧耳朵也变形了,耳廊几乎没有凹槽,中国摔跤队教练许奎元说,这是摔跤选手的职业病,“严重的连耳机都塞不进去”。

谈到下个目标,卓玛没有直指里约奥运,她说要先把眼前的事儿做好。父亲给她起名西洛卓玛,藏语里有“凤凰涅槃”之意,是希望她能通过自己改变命运,接受凤凰体育专访时,卓玛说,从练摔跤那天起,“我的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

西洛卓玛:给家里打电话了,我爸接的,我和我爸说我拿冠军了,我爸说终于没白费那些付出。因为家里对体育不熟悉,上次世锦赛时跟家里说拿金牌了,他们也不太知道金牌的意义。这次是对中国来说最大的一次运动会,我爸爸也觉得骄傲的。领完奖,晚上我们西藏代表团一起吃饭庆祝了下,西藏团的领导都来为我庆祝了,但我要控体重,都不太喝酒。

西洛卓玛:因为每次教练都说我们不是去保冠军的,是去拼冠军的。决赛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就能拿到这块金牌,因为能到决赛大家都挺厉害的。

西洛卓玛:除了训练还是训练,现在在北体大读大四,有课就去上。我们没有寒暑假的,一年四季都在学校。我跟我的两个西藏队友天天混在一起,有时候出去玩,队里的队友对我们都挺好的。平时不太看电影,也很少买衣服。

西洛卓玛:一年多能回家一次,回家坐火车两天两夜到拉萨,从拉萨到我家林芝县要7个多小时,回家能呆两个星期。

西洛卓玛:想啊,其实挺对不起家里人的。因为家里面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都能照顾家人了,而我什么也干不了。家那边,像我这么大的好多都结婚生小孩儿了,还帮家里种小麦,放放牛,喂喂猪鸭鸡。我都这么大了,从来没有帮家里干过活。不过家里人都挺支持我的,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没抱怨过。

西洛卓玛:训练太苦了,线个小时吧。有时候累的都不想起来了,好想彻底趴下去。我们有时候训练太苦了,偶尔也会想要放弃,但是一想是自己选择的,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看那些师姐训练比我们更苦,有时候我就自己加30斤的铃片练。

凤凰体育:世锦赛夺冠,你成为西藏和平解放后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在西藏引起震动了吗?

西洛卓玛:因为当时后面还有比赛,我就没回家,但我听亲戚朋友说,在电视上看着我了,说我在西藏现在挺出名的,我也没太在意。我们教练总说,下了领奖台,一切就是重新开始。当时西藏好像不同的媒体都在说我夺冠这个事儿,不少同学给我打电话。

西洛卓玛:其实练摔跤已经改变我的命运了,在这里让我学到了很多很多,真的。起码学到了做人,感恩那些。不过家里也没什么改变。当时国家给了3万块钱,我们那边奖了10万。现在家里想盖一个稍微大点儿的房子,因为房子太小了。

西洛卓玛:是,昨晚西藏那边电视上播了嘛,今天亲戚朋友都给我打电话,除了祝贺还让我好好加油。之前我就想着往上拼,能多打一场是一场。领导也没给我压力。

西洛卓玛:伦敦奥运会前输给我师姐景瑞雪,没有入选。先一步一步做好吧,没有想那么多。是运动员肯定就想打奥运会,体育里面奥运会最高嘛,每个人都会渴望。先做好眼前的事儿。

西洛卓玛:我家在林芝县,家境在亲戚朋友中算普通吧,父母都是靠种田和养猪牛羊。有几亩地我也不太清楚,我从2001年就出来了,2005年去北体大上学,一直就在外面。

西洛卓玛:现在每个月西藏体工队会给我们发工资,基本工资不到2000块钱,加上一些高原补助,国家队这边也会给我们一些补助。在学校我们吃饭不用花钱,衣服也发。我的生活开销大部分花在吃上,有时候会给家里寄一部分,但寄也寄不了多少。好多饭我们也吃不了,因为兴奋剂的问题,兴奋剂会随时检查的。

西洛卓玛:我是天蝎座的,朋友跟我说过天蝎座的人脾气不好。不过我平时也不总生气,就是不爱讲话,但是和家里人特别爱讲线点多就睡了,我不让他们睡,非要拉着他们讲线点多。好不容易回去一次,家里人把需要干的农活都提前干完了,就等着我。所以我觉得回家太麻烦他们了,每次我回去他们都干不了什么,耽误他们。但是我到外面就不会说话。

西洛卓玛:我一点都没想过,也没问过,也没关注过奖金的问题。因为这次全运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之前参加过两次,第一次都没进决赛,第二次进决赛但是第一场就不知不觉输了。这次能夺冠就感觉挺不容易的。

西洛卓玛:嗯,前几轮比赛时被对手打了下,这个项目会经常被人撞得直接掉眼泪,不过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对抗项目嘛。赛前腰有点腰伤,现在我的耳朵也变形了。

西洛卓玛:离家八年,我感觉越来越像小孩儿了,因为太想家了。每次从家出来我都要受不了了,就想着回家,经常哭,家里人都被我折磨死了。爸妈有时候送我到林芝站,每次想家跟教练请假时我就哭。练不好的时候也会哭。

凤凰体育讯(特派记者刘璐莎沈阳报道)时隔16年,西藏再次在全运会上摘金。“太不容易了!”藏族姑娘西洛卓玛在自由式摔跤63kg级决赛战胜对手后,面向看台上的藏族同胞振臂高呼。赛场外,西藏竞体中心主任达娃次仁忙着打电话,将喜讯传递给更多西藏人。

这已经不是西洛卓玛第一次引起西藏体坛的震动。三年前在伊斯坦布尔进行的摔跤世锦赛上,初出茅庐的卓玛便拼掉了所有对手,成为西藏地区和平解放后的第一个竞技体育世界冠军。

在这之前,西藏体校和体工队在选拔摔跤苗子时遭遇窘境,鲜少人问津,卓玛夺冠后,前后有100多位孩子报名该项目,要和卓玛一样成为世界冠军。

如今全运会再次“摔”出金牌,西藏官方将此评价为“高原地区体育事业飞速发展的见证”。而卓玛比赛的画面也如当年的刘翔般,在西藏的电视台反复播放。

西洛卓玛出生在西藏林芝县的一户普通农家,父母靠种小麦和养猪、牛、鸡、羊维生。离开家8年了,思乡情结越来越重,常为跟教练请假回家哭鼻子。虽然已经是世锦赛和全运会双料冠军,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爸妈,“因为(家乡)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都能帮忙种田、喂喂猪鸡,而我什么也帮不上”。

三年前的世锦赛夺冠,国家和地方给了卓玛10多万奖金,但她还是很少买衣服,不打扮,最爱吃的还是炒土豆丝和干锅土豆片,发了工资会给家里寄一部分。

因为各省的重金奖励,全运会被戏称为“钱运会”,但卓玛完全不知道奖金有多少,“一点儿也没想过,也没问过,因为四年一次的机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就想多打一场是一场”。据西藏的一位记者说,自治区可能会奖励20万。

卓玛的左眼睛下边有块明显的淤青,是前几轮比赛时被对手不小心撞的。她的两侧耳朵也变形了,耳廊几乎没有凹槽,中国摔跤队教练许奎元说,这是摔跤选手的职业病,“严重的连耳机都塞不进去”。

谈到下个目标,卓玛没有直指里约奥运,她说要先把眼前的事儿做好。父亲给她起名西洛卓玛,藏语里有“凤凰涅槃”之意,是希望她能通过自己改变命运,接受凤凰体育专访时,卓玛说,从练摔跤那天起,“我的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

西洛卓玛:给家里打电话了,我爸接的,我和我爸说我拿冠军了,我爸说终于没白费那些付出。因为家里对体育不熟悉,上次世锦赛时跟家里说拿金牌了,他们也不太知道金牌的意义。这次是对中国来说最大的一次运动会,我爸爸也觉得骄傲的。领完奖,晚上我们西藏代表团一起吃饭庆祝了下,西藏团的领导都来为我庆祝了,但我要控体重,都不太喝酒。

西洛卓玛:因为每次教练都说我们不是去保冠军的,是去拼冠军的。决赛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就能拿到这块金牌,因为能到决赛大家都挺厉害的。

西洛卓玛:除了训练还是训练,现在在北体大读大四,有课就去上。我们没有寒暑假的,一年四季都在学校。我跟我的两个西藏队友天天混在一起,有时候出去玩,队里的队友对我们都挺好的。平时不太看电影,也很少买衣服。

西洛卓玛:一年多能回家一次,回家坐火车两天两夜到拉萨,从拉萨到我家林芝县要7个多小时,回家能呆两个星期。

西洛卓玛:想啊,其实挺对不起家里人的。因为家里面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都能照顾家人了,而我什么也干不了。家那边,像我这么大的好多都结婚生小孩儿了,还帮家里种小麦,放放牛,喂喂猪鸭鸡。我都这么大了,从来没有帮家里干过活。不过家里人都挺支持我的,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没抱怨过。

西洛卓玛:训练太苦了,线个小时吧。有时候累的都不想起来了,好想彻底趴下去。我们有时候训练太苦了,偶尔也会想要放弃,但是一想是自己选择的,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看那些师姐训练比我们更苦,有时候我就自己加30斤的铃片练。

凤凰体育:世锦赛夺冠,你成为西藏和平解放后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在西藏引起震动了吗?

西洛卓玛:因为当时后面还有比赛,我就没回家,但我听亲戚朋友说,在电视上看着我了,说我在西藏现在挺出名的,我也没太在意。我们教练总说,下了领奖台,一切就是重新开始。当时西藏好像不同的媒体都在说我夺冠这个事儿,不少同学给我打电话。

西洛卓玛:其实练摔跤已经改变我的命运了,在这里让我学到了很多很多,真的。起码学到了做人,感恩那些。不过家里也没什么改变。当时国家给了3万块钱,我们那边奖了10万。现在家里想盖一个稍微大点儿的房子,因为房子太小了。

西洛卓玛:是,昨晚西藏那边电视上播了嘛,今天亲戚朋友都给我打电话,除了祝贺还让我好好加油。之前我就想着往上拼,能多打一场是一场。领导也没给我压力。

西洛卓玛:伦敦奥运会前输给我师姐景瑞雪,没有入选。先一步一步做好吧,没有想那么多。是运动员肯定就想打奥运会,体育里面奥运会最高嘛,每个人都会渴望。先做好眼前的事儿。

西洛卓玛:我家在林芝县,家境在亲戚朋友中算普通吧,父母都是靠种田和养猪牛羊。有几亩地我也不太清楚,我从2001年就出来了,2005年去北体大上学,一直就在外面。

西洛卓玛:现在每个月西藏体工队会给我们发工资,基本工资不到2000块钱,加上一些高原补助,国家队这边也会给我们一些补助。在学校我们吃饭不用花钱,衣服也发。我的生活开销大部分花在吃上,有时候会给家里寄一部分,但寄也寄不了多少。好多饭我们也吃不了,因为兴奋剂的问题,兴奋剂会随时检查的。

西洛卓玛:我是天蝎座的,朋友跟我说过天蝎座的人脾气不好。不过我平时也不总生气,就是不爱讲话,但是和家里人特别爱讲线点多就睡了,我不让他们睡,非要拉着他们讲线点多。好不容易回去一次,家里人把需要干的农活都提前干完了,就等着我。所以我觉得回家太麻烦他们了,每次我回去他们都干不了什么,耽误他们。但是我到外面就不会说话。

西洛卓玛:我一点都没想过,也没问过,也没关注过奖金的问题。因为这次全运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之前参加过两次,第一次都没进决赛,第二次进决赛但是第一场就不知不觉输了。这次能夺冠就感觉挺不容易的。

西洛卓玛:嗯,前几轮比赛时被对手打了下,这个项目会经常被人撞得直接掉眼泪,不过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对抗项目嘛。赛前腰有点腰伤,现在我的耳朵也变形了。

西洛卓玛:离家八年,我感觉越来越像小孩儿了,因为太想家了。每次从家出来我都要受不了了,就想着回家,经常哭,家里人都被我折磨死了。爸妈有时候送我到林芝站,每次想家跟教练请假时我就哭。练不好的时候也会哭。


 

资讯标签: 凤凰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