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一梦20年——回访健力宝留洋一代

2021-01-12 18:36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36岁的郝伟今年3月正式成为女足国家队主帅,在此之前,他以代理身份当了一年多的“临时工”。他觉得转正不转正并不重要,“只要球队成绩好一点就行。”

郝伟球员时代踢的是边后卫,以助攻见长。他对一切问题都来之不拒,但又保持着极强的防御性。抛向他的问题常常像撞到墙上皮球一样被反弹回来,消解于无形。

昔日队友马永康,现在是他的副手,担任助理教练。马永康认为,郝伟是智慧型的,从小就有教练方面的天赋:“可能我们平常想的是踢球的东西,而他在踢的时候就能想到第二步、一些发展的东西。”从前的健力宝队长张然则评价,郝伟把很多想法都藏在心里,有时显得“城府比较深”。

如今,在留洋巴西的健力宝一代中,绝大多数的人都从事着教练相关的工作。郝伟算是其中职位最高的。他说,机缘巧合“自然而然”就到了这个位置,自己从未主动规划过什么。

2010年底,时任中国女足助理教练的祁宏因足坛反赌案被警方带走,郝伟被李霄鹏招来填补空位,“大家都是朋友,过来帮忙很正常。”随后,女足无缘世界杯,李霄鹏黯然卸任,郝伟接手代理主帅。

代理女足一年,郝伟一度创下一胜两平九负的战绩,其中九连败是中国女足史上最长的输球纪录。2013年阿尔加夫杯,中国女足1比1平瑞典队,0比5不敌美国队,1比0胜冰岛队,0比1不敌日本队,获得第六名。郝伟转正。

如今的中国女足国字号队伍,除了刚刚应聘上任的女少主帅高红以外,青年队和国家队的主教练都是山东籍的,加上总教练殷铁生、主管女足的足协官员曹景伟也是山东籍,郝伟的帅位也因此饱受质疑。

“别人怎么说就说去吧。”郝伟说,他从来不看媒体和球迷对自己的批评,“像干我们这个的,就是公众人物了。你再不让别人评论,你还干什么。”

当年在留洋巴西时,郝伟被查出气胸,压缩到只剩30%,职业生涯差点止步于17岁。朱广沪承担了风险,签字让他做了手术。郝伟坦承,这样的经历,让他更珍惜足球,也有了更强的承受能力。

对郝伟来说,压力最大的是当年带长沙金德保级的时候。当时成绩差强人意不说,球队甚至发不出奖金。郝伟觉得对不起队员,遂引咎辞职。

郝伟:1月份不是在参加阿尔加夫杯吗?其实没什么转正不转正,我觉得都没什么关系。转正不转正,反正都是为了球队,只要球队能好一点就可以了。

郝伟:当时正好祁宏的事,你们也知道(编者注:因足坛反赌案被捕)。确实缺一个教练,然后就过来帮帮忙了。

郝伟:犹豫?当时没有犹豫。因为都自己哥们,朋友。我相信干这个不一定全是为了纯挣钱。就是高兴、喜欢,才干这个。如果只是单纯为赚钱的话,我想你可能不喜欢干的,干一阵子也没有意思了。对吧?

郝伟:没有。偶然一次机会,可能当时确实是踢不动了,然后金德的老板也很欣赏我,他说你能不能在队里队员兼教练。我说没有问题。然后这不就当了助理教练,参加B级班A级班学习。当时,球队也有困难,老板让我带队帮忙保级。我说只要老板信任那就没问题。这不就接了。接了以后就自然而然第二年就是主教练。

凤凰体育:我们看到刚才分组对抗,李玲受伤倒地,你也没让停,让她赶紧起来继续。你平时训练都是这么严格?

郝伟:因为比赛当中会发生这样的事。可能受伤了,但裁判也可能不会一个哨声停下来。当然可能比较残酷,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是不是我的设计课造成了受伤了。首先是我自己的责任。但是她一个人受伤了,我们其他人还是得训练。

郝伟:对。你刚才说的,男女足有没有区别?有区别。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要按男足的走,这是必须的。这是我们要追求的,这个不能因为你的性别而受影响。

凤凰体育:对你来说,带女足会比带男足难一些吗?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困惑的时候?

郝伟:很多。我们现在训练,有时候一天三练,晚上也练,这个可能在男足里面都很少。以前我们可能是比赛完了,第二天需要恢复。可能现在比赛完了,第二天再持续上一个量。当然我们这个也需要科学依据,但也是想办法让她们突破下自我极限,达到另一个高峰。

郝伟:你们千万别说这个怎么怎么样啊。不是说提倡一天三练,而是根据队伍的情况。因为她们女孩身体啊、机能,功能性训练差点。我们既要练技战术,又要练战术,时间肯定不够用。那怎么办呢,那我没办法,就挤出晚上的时间。可能很多人说,不科学。但是,我们是根据我们队的情况。我再声明一下啊,一天三练是根据我们队的情况,制定的计划。

郝伟:那肯定是主教练、我来承担责任啊,又不是你。但是我会去吸纳很多人给我的建议,

凤凰体育:你现在的压力,除了训练这方面,成绩方面足协有没有给你特别具体的指标?

郝伟:压力随时随地都有。因为你现在带的是国家队队伍,一场打不好,被人骂,都很正常。

郝伟:我从来不看,别人怎么说你说去吧。再说了,像我们干这个的,就是公众人物了。你再让别人不评论,你还干什么。再说我先问你,你做任何事情,你敢说所有人都说你好吗?

郝伟:算是吧。因为现在各队备战全运会。当然各队也很支持国家队。我们召集了20个,然后只有15个人来。你看了,能训练的也就12、13个人。刚才还伤了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人家打全运会呢,在我的手上伤了。

郝伟:没有没有。现在足协领导班子现在很好。为什么很好?他们想着做事情,而且给我的权力和帮助都很大。我可以这么说。

郝伟:现在大家很信任我。助理教练什么的,全是我来组办的。马永康、田野、李伟,这都是我主动要来的。包括选人什么的。我觉得给我权力很大,而且领导对我的支持也很大。

郝伟:不是。首先是我们按部就班地走,但是我们也希望队伍提升更快。如果说我感觉这个队伍我提升不了了,能力达到我极限了,那我可能会自己提出来。

(编者注:郝伟率领的中国女足在7月东亚四强赛上一胜两负,排名垫底。郝伟把输球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表示队员都很尽力,输球是教练的问题。同时,他也没有避讳全运会的影响,直言有队员拒绝国家队的征招。)

凤凰体育:刚刚问你那么多关于当教练方面的,就是想让人了解您最近的这几年,当教练的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感触啊,故事什么的。

凤凰体育:你的故事可能还和其他人的故事有点不一样。当时你在健力宝时期就做了手术,后来也是。给人感觉你在踢球的方面,职业生涯是不是有点坎坷?

郝伟:手术动了也有两次了吧。到现在,上次检查,医生还吓一跳。还说呢,你还有肺大泡。我说你不用再给我拍CT了,这是动了手术留下疤痕。结果一检查,没问题,这是疤痕。

郝伟:训练的时候发现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喘不过气了,脸煞白。当时朱导问,你这是怎么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喘不过气来。我说是不是天太闷,那时候小,也不懂。然后练了一堂课以后,第二天就不行了。

郝伟:那时候不懂,谁知道气胸。然后第二天赶紧去医院检查。他们说你不赶紧去医院啊,脸都煞白了。一喘气就是胸疼。一看,气胸。因为已经压缩了,还剩30%了。很危险,然后就赶紧动手术。当时朱导签的字,压力很大,要承担责任。这个确实是,要是如果说真的出了什么事,朱导要承担责任。

郝伟:没有什么后遗症。当然那个医生也很准,他说你要再踢,五年以后还会再犯。确实五年以后再犯了。犯了以后就去上海再去动手术。结果没成功,就保守治疗。最后到北京动了手术,成功了。成功以后,医生也还是说,不要踢了。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因为那时候才2002年,(我)还可以再踢。

郝伟:对足球的态度没什么,只是更珍惜了。因为你想去做这件事。因为热爱,就想去做。如果不热爱这个,我早就退了,还用第二次去巴西嘛。第一次去完巴西就可以退了。关键还是喜欢足球。你喜欢的,再累、再苦,你也会愿意。

凤凰体育:对现在的球迷来说,对20年前你们这批人感情还是特别深。大家都希望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些什么。

郝伟:但确实我们也有一点辜负大家的希望,因为世青赛没打好。但是我觉得,我们也有遗憾。因为一个世青赛,就给我们全否了。我觉得确实是

凤凰体育:你们当时打完世青赛后都打散到各个俱乐部去了。你觉得如果保持在一个队会更好些吗?

郝伟:保持一个队可能会更好,但是也会有不好的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因为你保持一个队,只有11个队员是主力。那其他人怎么办?那十几个人怎么办?难道就是陪练了嘛?对不对?他们也需要他们的发展。我觉得各有利弊。这个球队保住不保住倒不是什么,但是当时追求的一套理念是应该保留的。

36岁的郝伟今年3月正式成为女足国家队主帅,在此之前,他以代理身份当了一年多的“临时工”。他觉得转正不转正并不重要,“只要球队成绩好一点就行。”

郝伟球员时代踢的是边后卫,以助攻见长。他对一切问题都来之不拒,但又保持着极强的防御性。抛向他的问题常常像撞到墙上皮球一样被反弹回来,消解于无形。

昔日队友马永康,现在是他的副手,担任助理教练。马永康认为,郝伟是智慧型的,从小就有教练方面的天赋:“可能我们平常想的是踢球的东西,而他在踢的时候就能想到第二步、一些发展的东西。”从前的健力宝队长张然则评价,郝伟把很多想法都藏在心里,有时显得“城府比较深”。

如今,在留洋巴西的健力宝一代中,绝大多数的人都从事着教练相关的工作。郝伟算是其中职位最高的。他说,机缘巧合“自然而然”就到了这个位置,自己从未主动规划过什么。

2010年底,时任中国女足助理教练的祁宏因足坛反赌案被警方带走,郝伟被李霄鹏招来填补空位,“大家都是朋友,过来帮忙很正常。”随后,女足无缘世界杯,李霄鹏黯然卸任,郝伟接手代理主帅。

代理女足一年,郝伟一度创下一胜两平九负的战绩,其中九连败是中国女足史上最长的输球纪录。2013年阿尔加夫杯,中国女足1比1平瑞典队,0比5不敌美国队,1比0胜冰岛队,0比1不敌日本队,获得第六名。郝伟转正。

如今的中国女足国字号队伍,除了刚刚应聘上任的女少主帅高红以外,青年队和国家队的主教练都是山东籍的,加上总教练殷铁生、主管女足的足协官员曹景伟也是山东籍,郝伟的帅位也因此饱受质疑。

“别人怎么说就说去吧。”郝伟说,他从来不看媒体和球迷对自己的批评,“像干我们这个的,就是公众人物了。你再不让别人评论,你还干什么。”

当年在留洋巴西时,郝伟被查出气胸,压缩到只剩30%,职业生涯差点止步于17岁。朱广沪承担了风险,签字让他做了手术。郝伟坦承,这样的经历,让他更珍惜足球,也有了更强的承受能力。

对郝伟来说,压力最大的是当年带长沙金德保级的时候。当时成绩差强人意不说,球队甚至发不出奖金。郝伟觉得对不起队员,遂引咎辞职。

郝伟:1月份不是在参加阿尔加夫杯吗?其实没什么转正不转正,我觉得都没什么关系。转正不转正,反正都是为了球队,只要球队能好一点就可以了。

郝伟:当时正好祁宏的事,你们也知道(编者注:因足坛反赌案被捕)。确实缺一个教练,然后就过来帮帮忙了。

郝伟:犹豫?当时没有犹豫。因为都自己哥们,朋友。我相信干这个不一定全是为了纯挣钱。就是高兴、喜欢,才干这个。如果只是单纯为赚钱的话,我想你可能不喜欢干的,干一阵子也没有意思了。对吧?

郝伟:没有。偶然一次机会,可能当时确实是踢不动了,然后金德的老板也很欣赏我,他说你能不能在队里队员兼教练。我说没有问题。然后这不就当了助理教练,参加B级班A级班学习。当时,球队也有困难,老板让我带队帮忙保级。我说只要老板信任那就没问题。这不就接了。接了以后就自然而然第二年就是主教练。

凤凰体育:我们看到刚才分组对抗,李玲受伤倒地,你也没让停,让她赶紧起来继续。你平时训练都是这么严格?

郝伟:因为比赛当中会发生这样的事。可能受伤了,但裁判也可能不会一个哨声停下来。当然可能比较残酷,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是不是我的设计课造成了受伤了。首先是我自己的责任。但是她一个人受伤了,我们其他人还是得训练。

郝伟:对。你刚才说的,男女足有没有区别?有区别。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要按男足的走,这是必须的。这是我们要追求的,这个不能因为你的性别而受影响。

凤凰体育:对你来说,带女足会比带男足难一些吗?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困难的时候,或者困惑的时候?

郝伟:很多。我们现在训练,有时候一天三练,晚上也练,这个可能在男足里面都很少。以前我们可能是比赛完了,第二天需要恢复。可能现在比赛完了,第二天再持续上一个量。当然我们这个也需要科学依据,但也是想办法让她们突破下自我极限,达到另一个高峰。

郝伟:你们千万别说这个怎么怎么样啊。不是说提倡一天三练,而是根据队伍的情况。因为她们女孩身体啊、机能,功能性训练差点。我们既要练技战术,又要练战术,时间肯定不够用。那怎么办呢,那我没办法,就挤出晚上的时间。可能很多人说,不科学。但是,我们是根据我们队的情况。我再声明一下啊,一天三练是根据我们队的情况,制定的计划。

郝伟:那肯定是主教练、我来承担责任啊,又不是你。但是我会去吸纳很多人给我的建议,

凤凰体育:你现在的压力,除了训练这方面,成绩方面足协有没有给你特别具体的指标?

郝伟:压力随时随地都有。因为你现在带的是国家队队伍,一场打不好,被人骂,都很正常。

郝伟:我从来不看,别人怎么说你说去吧。再说了,像我们干这个的,就是公众人物了。你再让别人不评论,你还干什么。再说我先问你,你做任何事情,你敢说所有人都说你好吗?

郝伟:算是吧。因为现在各队备战全运会。当然各队也很支持国家队。我们召集了20个,然后只有15个人来。你看了,能训练的也就12、13个人。刚才还伤了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人家打全运会呢,在我的手上伤了。

郝伟:没有没有。现在足协领导班子现在很好。为什么很好?他们想着做事情,而且给我的权力和帮助都很大。我可以这么说。

郝伟:现在大家很信任我。助理教练什么的,全是我来组办的。马永康、田野、李伟,这都是我主动要来的。包括选人什么的。我觉得给我权力很大,而且领导对我的支持也很大。

郝伟:不是。首先是我们按部就班地走,但是我们也希望队伍提升更快。如果说我感觉这个队伍我提升不了了,能力达到我极限了,那我可能会自己提出来。

(编者注:郝伟率领的中国女足在7月东亚四强赛上一胜两负,排名垫底。郝伟把输球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表示队员都很尽力,输球是教练的问题。同时,他也没有避讳全运会的影响,直言有队员拒绝国家队的征招。)

凤凰体育:刚刚问你那么多关于当教练方面的,就是想让人了解您最近的这几年,当教练的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感触啊,故事什么的。

凤凰体育:你的故事可能还和其他人的故事有点不一样。当时你在健力宝时期就做了手术,后来也是。给人感觉你在踢球的方面,职业生涯是不是有点坎坷?

郝伟:手术动了也有两次了吧。到现在,上次检查,医生还吓一跳。还说呢,你还有肺大泡。我说你不用再给我拍CT了,这是动了手术留下疤痕。结果一检查,没问题,这是疤痕。

郝伟:训练的时候发现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喘不过气了,脸煞白。当时朱导问,你这是怎么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喘不过气来。我说是不是天太闷,那时候小,也不懂。然后练了一堂课以后,第二天就不行了。

郝伟:那时候不懂,谁知道气胸。然后第二天赶紧去医院检查。他们说你不赶紧去医院啊,脸都煞白了。一喘气就是胸疼。一看,气胸。因为已经压缩了,还剩30%了。很危险,然后就赶紧动手术。当时朱导签的字,压力很大,要承担责任。这个确实是,要是如果说真的出了什么事,朱导要承担责任。

郝伟:没有什么后遗症。当然那个医生也很准,他说你要再踢,五年以后还会再犯。确实五年以后再犯了。犯了以后就去上海再去动手术。结果没成功,就保守治疗。最后到北京动了手术,成功了。成功以后,医生也还是说,不要踢了。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因为那时候才2002年,(我)还可以再踢。

郝伟:对足球的态度没什么,只是更珍惜了。因为你想去做这件事。因为热爱,就想去做。如果不热爱这个,我早就退了,还用第二次去巴西嘛。第一次去完巴西就可以退了。关键还是喜欢足球。你喜欢的,再累、再苦,你也会愿意。

凤凰体育:对现在的球迷来说,对20年前你们这批人感情还是特别深。大家都希望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些什么。

郝伟:但确实我们也有一点辜负大家的希望,因为世青赛没打好。但是我觉得,我们也有遗憾。因为一个世青赛,就给我们全否了。我觉得确实是

凤凰体育:你们当时打完世青赛后都打散到各个俱乐部去了。你觉得如果保持在一个队会更好些吗?

郝伟:保持一个队可能会更好,但是也会有不好的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因为你保持一个队,只有11个队员是主力。那其他人怎么办?那十几个人怎么办?难道就是陪练了嘛?对不对?他们也需要他们的发展。我觉得各有利弊。这个球队保住不保住倒不是什么,但是当时追求的一套理念是应该保留的。

曾效力于山东泰山、陕西国力、北京现代、长沙金德等队,2009赛季中途成金德主帅,创中超最年轻记录。2013年正式成为女足国家队主帅。


 

资讯标签: 凤凰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