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豪宅情结盖茨杰克逊奢侈豪宅的不同见解_时尚频道_凤凰网

2021-01-12 18:33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情结。富豪们最喜欢的是什么?是价格昂贵的奢侈品,和摆放那些奢侈品的住宅。房产本身往往就是奢侈品。世界上最昂贵的住宅也许正像你想象的那样,宽敞、舒适、私密度极高,让其中的主人优游自得,让街坊邻里望穿秋水。

世界上最昂贵的住宅也许正像你想象的那样,宽敞、舒适、私密度极高。正如富豪喜欢扎堆,豪宅也往往具有很强的地域性。英国伦敦是全球房产的首善之区,价格最为昂贵的房产大多集中在伦敦。美国富豪习惯在气候宜人的加州附近安家。而中国富豪对豪宅的态度相当矛盾,他们一手捂着鼓鼓囊囊的口袋,一手把自己的大房子指给人看。

富豪们最喜欢的是什么?是价格昂贵的奢侈品,和摆放那些奢侈品的住宅。房产本身往往就是奢侈品。世界上最昂贵的住宅也许正像你想象的那样,宽敞、舒适、私密度极高,让其中的主人优游自得,让街坊邻里望穿秋水。这些豪宅的面积之大,足以容纳四周的房屋,不过庞大的面积并不是豪宅的唯一特色,自然景观、人文环境、地理位置、装饰细节等诸多要素都影响着豪宅的身价与名望。

在《福布斯》杂志评选的世界上最昂贵的地产中,排名第一的是今年刚刚投放市场的一座豪宅,它位于英国,名字叫做Updown Court。这座豪宅位居寸土寸金的伦敦郊区萨里,拥有103间房屋、5个游泳池,被称为“英国19世纪后建造的最重要的私人住宅”,该工程耗费了大约5年时间,先后有40多家公司以分包商的形式参加了工程建设,而大理石等材料则来自亚洲、非洲、南美和欧洲各地。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如果你买下这座豪宅,你就可以和温莎的女王和英国受勋歌手约翰·埃尔顿做街坊了。在同一榜单上,身价最低的豪宅是位于巴西圣保罗的一座酒庄,因为有待改进,所以价格相对便宜得多。

富豪喜欢扎堆,豪宅也往往集中在一些特定的地点。在非洲,南非以拥有最多最密集的豪宅著称;而在南美地产界,大部分昂贵的住宅都集中在巴西。美国的豪宅主要位于气候宜人的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不过总的来说,世界上最昂贵的地产几乎都被美国、英国和法国囊括,其他地区难以望其项背。

美国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在豪宅方面却远远落后于英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伦敦是整个世界地产的中心,而肯辛顿花园区更是传统的亿万富豪住宅区,戴安娜王妃生前住过的肯辛顿宫就在附近。2004年,印度钢铁大亨米塔尔创造了一项购置地产纪录:斥资1.27亿美元在此购买了一座别墅。豪宅的车库可以停放20辆车子,地上铺的是大理石与泰姬陵的石头出自同一个采石场。米塔尔的住宅极尽奢华之能事,据说游泳池都镶嵌着宝石。

那些在美国购买豪宅的人主要是手头握有大笔富余现金的美国公民。例如,金融家Martin Zweig拥有美国最昂贵的分套公寓,位于纽约州的皮埃尔酒店顶楼,价值高达7000万美元。但在伦敦,豪宅的买家来自世界各地,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每一次石油价格的上涨,每一个政治变动,总有来自全世界的富人竞相来到伦敦,一掷千金购置异常昂贵的地产。除了追求奢华的本性、提高自己的身价,这些富豪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的亿万身家被通货膨胀、货币危机吞噬,也不愿自己辛苦积累的财富在政治斗争中被无情剥夺。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伦敦地产一枝独秀的地位心服口服,南非的地产商就说,那里的地产被远远低估了。南非最昂贵的地产主要是一些游乐场所和葡萄酒庄,被富有的商人买来用作度假胜地。过去几年中,南非房产的价格至少翻了两番,但仍处在豪宅榜的底端。事实上,在欧洲和北美以外寻找一座价值超过500万美元的房产,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虽然南非的一些地产也非常昂贵。

IT行业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就了数量最多的富豪,也为地产界带来更多慷慨的买家。他们年纪轻轻,手头就握有大笔现金和股份,因此在购置房产方面出手不凡,往往购置多处房产。作为新兴行业的代表,他们很少追求皇宫般奢侈的效果,他们的房子虽然造价高昂,但往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喜好,而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富。当初与盖茨一同创立微软的合伙人保罗·艾伦的住宅在华盛顿湖周边,热爱NBA的艾伦特意建立了一个NBA标准大小的篮球馆。甲骨文公司的拉里·埃里森对日式建筑情有独钟,因此投资近亿美元建造了一座日本皇家风格的建筑。拉里·埃里森在购房方面完全可以用“挥霍无度”来形容。2003年,他花费6500万美元一口气在洛杉矶的马里布买了5座海景房,据说,他购买其中一座房屋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喜欢它的游泳池。

盖茨在华盛顿湖畔兴建的豪宅被称为“世界上最智能的住宅”。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比尔·盖茨对房产的投资只能用“节俭”来形容。从1990年开始,盖茨花费7年的时间,兴建了一座占地约两万公顷的豪宅,这座住宅的造价6000万美元,不及盖茨500多亿资产的一个零头。但对于中等收入的美国家庭,这笔金钱却是一笔令人心惊肉跳的巨款。根据2002年的地政资料,盖茨的土地与建筑物总值约1.13亿美金;每年缴纳的税金超过100万美元,是美国国民年平均收入的25倍。

身为微软公司的掌舵人,盖茨一向喜欢展望科技发展的未来,热衷于向莘莘学子和社会公众说明,科技将怎样为我们的生活创造福祉。盖茨不仅为别人勾勒未来生活的远景,也身体力行地创造了高科技住宅的蓝本。这座当地人昵称中的“大屋”可能是世界上科技含量最高、最符合人体工程学的住宅,游览盖茨的豪宅是一次奇幻之旅,趣味性不亚于迪斯尼乐园或寰球影城。如果你有幸得到这位世界第一富豪的邀请,你从华盛顿湖坐船停泊在盖茨的专用码头,远眺这座18、19世纪庄园风格的四层建筑,你会由衷感受到,盖茨的豪宅已经远远超越了奢华。走进大门,门厅内一座玻璃墙矗立在你的面前,华盛顿湖旖旎的美景尽收镜中。爬上84级楼梯,或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可以举办150人晚宴或200人鸡尾酒会的接待厅里,一面墙上嵌有24台40英寸的液晶电视。身份更高一层的贵客,在另一座可容纳24人的宴会厅接受款待,从三楼俯瞰美不胜收的湖光山色。如果你是盖茨的故交,进门时你会领到一个特制的胸针,你最喜欢的温度、湿度、灯光、音乐、画作等个性化资料都储存在一张小小的芯片里,当你走到一个房间,中央电脑立刻会根据你胸针中的资料把房间的温度、湿度和亮度调整到最让你感到舒适的程度,同时你的耳中会传来你最喜欢的旋律,墙上会出现你最热爱的画家的画作,即便是你在游泳的时候,你也能听到最让你放松的音乐。如果你是盖茨的至交,也许他会邀请你来到他的私人藏书馆,这座圆顶建筑屋顶中间有一个接收自然光的天窗,室内光线随着外界阴晴调整。馆中珍藏有达·芬奇的《莱切斯特手稿》、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的拿破仑写给约瑟芬的情书、希区柯克电影《惊魂记》的剧本手稿等等。

盖茨的豪宅与西雅图市遥遥相对,邻近雷蒙市的微软公司总部,既方便盖茨往返公司与家庭之间,也便于他邀请生意伙伴来做私人的聚会。当然,住宅主要供居住之用,盖茨在这方面也颇用心。厨房内,装有一套全自动烹调设备。厕所里安装了一套检查身体的电脑系统,如发现异常,电脑会立即发出警报。主人在回家途中,浴缸已经自动放水调温,做好一切准备迎候。地板能在6英寸的范围内跟踪到人的足迹,在有人时自动打开照明,离去的同时自动关闭。房屋的安全系数也能得到足够保证。当主人需要时,只要按下“休息”开关,防盗报警系统便开始工作;当发生火灾等意外时,消防系统可自动报警,显示最佳营救方案,关闭有危险的电力系统,并根据火势分配供水。

一年前刚刚闹完婚变的布拉德·皮特和詹妮弗·安尼斯顿已处理完两人曾经共同生活过的房屋,买家是一名不知名的外国商人。皮特和安尼斯顿的“故居”是一座奢侈的别墅,位于明星云集的比华利山庄,占地大约1100平方米,法国诺曼底风格,房屋内有5间卧室、9间浴室。皮特和安尼斯顿原本为房子标价2800万美元,但一连数月无人问津,因此被迫忍痛割爱,以2250万美元的售价匆匆出手。皮特和安尼斯顿不仅售出了一度共有的房屋,也埋葬了一段共同度过的美好岁月。2001年,42岁的皮特和37岁的安尼斯顿斥资1350万美元买下了这座房屋,并花费3年的时间和100万~150万美元进行房屋改造和装修,可是两人在里面只住了不到两年就分崩离析。2004年,当有记者问起皮特和安尼斯顿的产子计划,皮特说:“现在是时候了。”为此,两人特意设置了一个育婴房。言犹在耳,皮特已和大腹便便的安吉丽娜·朱莉准备开始新的婚姻。传说婚礼就选在他们的好友乔治·克鲁尼的豪宅。2003年以4680万美元的收入在好莱坞明星榜排名第五的克鲁尼别出心裁地把家安在了意大利的小镇拉格里奥。他2001年买了这座拥有25个房间的别墅。别墅拥有一个户外剧场、一个大型游泳池,还有一个专为克鲁尼的摩托车准备的车库。

不过,离异对皮特和安尼斯顿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即便在房屋布置上,安尼斯顿和皮特也很少有共同的爱好。安尼斯顿从来没有喜欢过皮特选定的现代风格。在她看来,她1995年购买的小房子是“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

更惨的是迈克尔·杰克逊。虽然没有婚变的滋扰,但47岁的杰克逊却因娈童案等诉讼事件经历了财产和名声上的双重打击,最终被迫“流亡”中东国家巴林逃避债务。他的“梦幻乐园”农场有至少30名工人投诉说,自从去年12月19日以来,他们就从未领过工资,总额达到40.6万美元。杰克逊可能因此要付出10万美元的罚金。

传媒娱乐业的富豪因为与明星多打交道的缘故,住宅选址往往也在明星云集的比华利山庄附近。拥有全球最大的传媒娱乐集团的雷石东就是其中之一,他花1450万美元从史泰龙手中买下了住宅,和艾迪·墨菲、丹泽尔·华盛顿等好莱坞明星做起了邻居。

社会转型期间,暴富的比例总是异乎寻常,中国就是一例。中国富豪在地产上的奢侈追求和购买能力让世人瞩目。2002年,美国总统布什访问杭州,当他在杭州市郊数千公顷的水稻田间,看到一个和美国白宫一模一样的建筑时,他有点疑心自己看花了眼。这座“白宫”的主人是一名叫做黄巧灵的中国人,2001年“福布斯内地百富榜”中,他排名第34名,2002年排名第42名,2003年又离奇消失。黄巧灵的家和美国华盛顿的白宫同样大小,房间的布局结构也没有任何区别,甚至也有一个华盛顿纪念碑。黄巧灵在他的“椭圆办公室”办公的时候,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对面按原比例三分之二修建的拉什莫尔山四伟人石雕,这个时候,他是否会有一种帝王般的自得?

与黄巧灵的“全盘西化”相比,“影视大鳄”邓建国更像一名中国传统农业社会的大地主,他在广州番禺兴建的“白宫是一座白色的宫殿,占地40多亩,加上装修花费过亿元。不过,偌大的地域却只盖了近10栋豪宅。这些豪宅通体白色,屋顶椭圆,貌似清真寺;豪宅内部也以白色为主色调,地面是白色鹅卵石,甚至路灯、秋千、椅子、太阳伞也无一不是白色。有记者称,在邓建国的理解中,白宫就是“白色而且很贵的房子”。

除了在国内大举置地,中国富豪也在国际市场上频频出手,美国长岛富人居住区就不乏中国买家。长岛地处纽约曼哈顿岛以东,这里曾是早期欧洲王公贵族的居住地,美国肯尼迪家族,摩根家族,古根汉姆家族和许多权贵人物都纷纷落户于此。在美国著名杂志《福布斯》评出的2004年全美十大豪宅中,第一名和第三名均位于长岛。

近两年,来长岛买房的华人,尤其是来自内地的人数以每年2%~4%的速度增加。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价值动辄数百万美元的豪宅却很少有人居住,中国买家往往每年只来住上两三次,更多时候豪宅内空空如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来,他们往往把豪宅当作自己�份的标志。一位中国富豪一语道破天机:“谈生意的时候,你告诉对方你住的是400万美元的房子,生意就好谈多了。”

不难看出,中国富人对豪宅的态度非常微妙。一方面,秉承“藏富”古训的中国人不愿炫耀自己的财富;另一方面,豪宅又能证明他们的经济实力,为他们博得尊敬和仰视的同时,也为未来的发展铺上坦途。他们一手捂着鼓鼓囊囊的钱袋,一手把自己的大房子指给人看。一位中国总裁的话或多或少说出了其中的无奈:“在中国,你的富裕要让别人看得见,否则没人会相信你真的有钱。”


 

资讯标签: uo官网